欢迎来到新生命教会!请 登录 免费注册
您好,{username} 会员中心 退出
RSS订阅

首页 生命见证

神的拯救

2013-12-12 13:14:57 责任编辑:admin 评论: 浏览: [字体: ]

约翰·布朗兹  1517年,马丁·路德将他的《九十五条》钉在威腾堡教会的门上时,约翰·布朗兹年方十八。他住在德国一个叫哈雷的城市里,是一个敬畏神的人,在教会和威腾堡州的影响巨大。这当然让罗马天主教很不高兴,他们对他恨之入骨...

约翰·布朗兹

  1517年,马丁·路德将他的《九十五条》钉在威腾堡教会的门上时,约翰·布朗兹年方十八。他住在德国一个叫哈雷的城市里,是一个敬畏神的人,在教会和威腾堡州的影响巨大。这当然让罗马

天主教很不高兴,他们对他恨之入骨。

  1546年,哈雷城的居民听到了一个可怕的消息:皇帝查理五世派阿尔瓦公爵率军队来征服他们的城市,迫害新教徒。阿尔瓦公爵决意要铲除一个人,就是约翰·布朗兹。哈雷城被攻下以后,公爵

下令,命士兵去找布朗兹,把这个异教徒带给他,死的活的都行。凶恶的士兵冲到了牧师的家。布朗兹听到前门传来的擂门声,吓了一跳,立刻决定逃走。他刚从后门出去,就听见士兵的斧子劈碎

前门的巨响。士兵们搜遍整所屋子,也没找到布朗兹。阿尔瓦公爵带着士兵离开以后,布朗兹返回家乡,继续传讲耶稣基督的福音。

  查理五世听说这事,气得暴跳如雷,决定不惜任何代价,也要抓住布朗兹。

 

       7月14日是布朗兹的生日,他与家人共享生日晚餐,丝毫没有意识到他正面临着巨大的危险。

  皇帝派手下格兰威尔率部队开进哈雷,要逮捕布朗兹。格兰威尔径直去了市政厅。所有议会成员就座后,他宣布:皇帝有秘密圣旨。很自然,这些议员们都急于知道是什么样的圣旨。

  格兰威尔说:“首先你们得郑重其事地宣誓,不把我告诉你们的泄漏给任何一个人。”

  议员们宣誓保守秘密。格兰威尔一脸狡诈的笑,拿出皇帝的信,大声宣读起来:必须把约翰·布朗兹抓获归案。如果诸位协助他捕获这个异教徒,皇帝将有重赏;否则,整个城市要为此承担一切

后果。

  议员们这才意识到上了当,不由又惊又怒。狡猾的格兰威尔知道有不少议员是布朗兹的朋友,因而要他们宣誓保密。这样,他们就无法向牧师报信。议员们知道自己落入了圈套。他们不愿背叛

他们敬爱的牧师,又害怕皇帝会施行报复。最后,恐惧占了上风,他们决定帮助格兰威尔。

  格兰威尔这下有把握布朗兹逃不出他的手心了。他立刻派出一个士兵,去将布朗兹带来。

    没想到的是,天父的眼睛在看顾布朗兹。就在议员们宣誓保密时,格兰威尔没有注意到有一名议员不见了,过了一小会儿又回来了。这个人一知道逮捕布朗兹的计划,就写好了一张便条。

  信使到的时候,布朗兹还在与家人共进晚餐。他打开条子,上面写着:“快逃!快逃!快逃!”

  布朗兹迅速换好衣服,离开了家。就在街上,他与前来抓他的士兵撞了个正面。士兵叫住他,问:“你知道约翰·布朗兹住在哪里吗?”

  布朗兹一点没动声色:“知道。我来指给你看。”他同士兵一起往回走了一小段路,指给他看街尽头的牧师公馆,然后两人就分手了。士兵到牧师家,布朗兹则出了城门,到了一个叫斯图加特

的城市。

  斯图加特的公爵尤瑞奇热忱欢迎布朗兹,将他藏在宫里。但不久,一个奸细把这事告诉了皇帝,皇帝马上派了一队西班牙骑兵去抓布朗兹。士兵们上路后,在巴伐利亚的选举官家里过了一夜,享受了美味佳肴和一顿好觉。饭间,带队的军官说明了他们此行的目的:“我们从皇帝查理五世那里受命,要带异教徒约翰·布朗兹给他,死的活的都可以。我们已经查明他是藏在斯图加特的尤瑞奇公爵家里。我们打算给他一个‘惊喜’。他做梦也想不到我们要去。”

  第二天,骑兵们到了斯图加特。军官径直去了公爵家,命令道:“快把约翰·布朗兹交出来!我知道他藏在你家。这是皇帝查理五世的命令!”

  看来军官是胸有成竹。但他错了。他可没让公爵大吃一惊,相反,公爵让他吃了不小的一惊:

         “布朗兹不在这儿!”

  “那他会在哪里?他肯定在这里!”

  “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里。”公爵又说。

   军官狐疑地盯着他,公爵又重复道:“先生,是真的。我根本不知道他在哪里,我可以发誓。”

   军官怒火熊熊,但也只得离开,心里还纳闷:布朗兹怎么会发现他们的企图。

   是那位掌管一切的神在照看着祂的孩子。前一天晚上,士兵们在巴伐利亚选举官家吃饭的时候,军官得意洋洋地解释了他的差事。当时选举官的太太也听见了。军官可没想到这女人是牧师的朋友,把布朗兹藏身的地方也抖露出来。于是她赶紧派人送信给尤瑞奇公爵。

  公爵接到信时已经是后半夜。他立刻叫醒布朗兹:“恐怕你又得去逃命了。一个奸细向皇帝告了密,明天他的士兵就要来抓你了。你必须马上离开。不要告诉我你去哪里了,这样我就什么也不能告诉他们。愿神与你同行,一路上祝福你。”

  布朗兹匆匆拥抱了公爵,只带了一条面包,离开了公爵府。夜很暖和,月光也很轻柔,一只猫头鹰在附近的什么地方叫着,一只小动物在路旁的茂密的灌木丛中奔跑。没人看见布朗兹穿过公爵府的重重大门,然后停下 。他该去哪儿呢?悲伤和疑惑突然淹没了他,他扑通跪下,祈求神帮助。然后他拣了一条路,穿过似乎是无边无际的山毛榉树林。小小的房子到处都是,但除了最后一所,所有的门都是锁住的。他好像听见一个声音对他说:“进去。”

  乘着月光,牧师顺着楼梯,悄悄地爬上了阁楼,一点也没惊醒房子的主人。他在阁楼的地板上坐下,为这个避难处感谢了神。等他吹干净一块地方,躺下时,第一缕晨光已经长地平线上照了出

来。

  几个小时以后,他醒来了。他四处张望,想知道自己在哪儿。几步以外,有一大堆柴草,他觉得柴草的另一边也许会好一些。他一声不响地爬过柴草堆,一眼就看到阁楼的角落有一根粗大的横梁。“非常棒的藏身处。”他想着,在横梁后坐下来,吃了一点面包,一边竖着耳朵,想从各种声音里辨别出他在哪儿,发生了什么事。

  过了一会儿,他听见一阵马蹄声。没错,是马蹄声,他的心跳加快了。一定是皇帝的马队,抓他来了。邻居们站在外面,议论纷纷,每一个字都没逃过布朗兹的耳朵。马蹄声渐渐远去,人们也走远了一些。

  几个小时以后,牧师听到人们在下面讲话。一个女人说:“城门真的要封上吗?”

  一个男人回答:“是真的。士兵要搜索村里的每一所房子,一定要抓住那个异教徒!”

  傍晚时分,布朗兹听见柴草堆里有沙沙的响声。他平躺在横梁后面,屏住呼吸。声音越来越近,在他头边停住了。布朗兹慢慢地把头转过去一看,不禁为自己的害怕笑了起来:来的是一只鸡!可马上,他的心里又开始发慌——那只鸡下了一个蛋。“鸡一咯咯达,就会有人来拣蛋,轻而易举地就能发现我。”

  可母鸡并没叫,而是像来时一样,静静地踱开了。牧师的担心转为对神的感谢。他想起了乌鸦曾按照神的命令给先知以利亚送饼送肉。他就着鸡蛋吃了一片面包,深信主会照看他。  

  神没让他失望。每天,那只鸡都来到老地方,下一个蛋,又一声不吭地走了。

 

       但西班牙军队越来越近了。布朗兹听见人们在楼下议论说:“今天士兵就会来搜索我们这个地区。”果然,很快士兵就出现了,门也没敲就闯了进来。牧师将自己交到信实的救主手中,在藏身之处尽量往后缩。

   现在有几个士兵爬上阁楼来了,要看异教徒是不是藏在那里。他们到处找,一个士兵用剑在柴草堆里捅了好几次;另一个则往茅草屋顶猛戳。

   “他不在这里!”一个士兵嘟嘟囔囔地抱怨着。

   “去下一家搜!”长官发了令,部队离开了这所房子。至今为止,布朗兹已在小阁楼上藏了十五天了。每天母鸡都来,在他身旁下一个蛋。

    第十六天,鸡没有来。皇帝的军队也在同一天离开了。布朗兹从楼下的人那里听见了这个消息。等到天黑,他就静悄悄地离开了这个难忘的藏身地,回到了公爵府。

  公爵与老朋友重逢,是多么高兴啊!神用奇妙的方法保护,喂养约翰·布朗兹,真是叫他赞不绝口。

没有人的力量,

也没有能力的使者,

没有奔腾的骏马,

也没有好战者的夸口,

能救你于追捕中。

但神从死亡和羞辱中

拯救敬畏和信靠祂名的人,

他们永不缺乏。

 

关键词:约翰 拯救

上一篇:见证如雲   下一篇:朝向基督

相关文章

共有评论 网友热评

暂时还没有人评论,抢个沙发吧!

我要评论

您好,请登录注册 您好,{username} | 退出